英国日博集团_日博集团官网-日博集团


跨省建“卫星工厂”,合力做大特色产业——川渝交界线牵手故事多 ·日博集团官网


来源: 四川省政府门户网站   时间: 2021年01月20日 【 打印 】【 关闭

成渝两地产业合作,园区是重要载体。

1月8日,重庆市经信委和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公布首批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产业合作示范园区名单。对于首批上榜的园区来说,合作方向如何明确,产业协同如何开展,困难障碍如何破解,都是急需探索的课题。目前,园区合作开展得怎样?碰撞出了什么样的火花?记者近日走进有代表性的园区,一探究竟。

1月8日上午10:27,G8609复兴号列车驶入隆昌北站,从成都东到这里仅47分钟。停靠2分钟后,列车继续出发,将在29分钟后抵达重庆沙坪坝。

高铁的运行时间,直观地体现出这里的区位——川渝交界线。当天,首批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产业合作示范园区名单出炉,四川隆昌经济技术开发区名列其中。这里,正在上演怎样的“牵手”故事?

20公里外,跨省建个“卫星工厂”

李家贵是四川好贝思婴童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原本在沿海打拼多年。去年初,因思乡情切,加之受土地租金、人工成本影响,他决定回老家隆昌设厂。

“生意好,订单太多,忙不过来。”李家贵想着,在附近找个车间,设立“卫星工厂”。

找来找去,离公司20多公里的一处闲置厂房进入视野。“距离挺近,租金成本低,周边又能找到大量工人。”李家贵拍板,“卫星工厂”就设在这里。

这个地方,位于重庆市荣昌县安富镇。1月5日,在“卫星工厂”2000平方米的车间内,当地120多名工人正在加工婴儿车布套、毛绒挂件等产品。

这在当地并非个例。“内江隆昌和重庆荣昌是两隔壁,离得近,两边走动很频繁。”隆昌市经信局副局长徐世伟说,两地自古商贾繁荣,企业合作深入,很多企业都在对方设立“卫星工厂”。

李家贵还把目光投向重庆港。由于公司主要是海外订单,交货时间要求严格,对运输成本必须精打细算。“比较头疼的是运输,这边一个集装箱的运费要比在沿海贵4000元。”

能否走重庆港由水运到达上海港,从而降低运费?李家贵直言现在还有困难,“重庆到上海要走15天左右,时间太长,如果能缩短到一周就好了。”

错位发展,“双昌大道”串起玻陶产业标杆

石燕桥镇是隆昌玻陶特色产业园的核心区。国道348线穿镇而过,10多公里之外就是重庆荣昌。

这条老成渝公路,当地人更愿意称之为“双昌大道”。

最近,玻陶特色产业园服务中心主任傅玉清已沿着“双昌大道”往返10余次,进行产业对接和互访学习。一边是“西部陶都”,一边是“土陶之乡”,用傅玉清的话说,隆昌和荣昌做陶用的是“同一座山的土”,真正山水相依、桥路相连。

去年,隆昌和荣昌原本达成协议一起申报“中国西部陶都”,但由于不能跨区域申报的相关规定,最后由荣昌申报成功。

尽管如此,双方还是决定“在一起”。在隆昌玻陶特色产业园的规划中,“双昌协同,区域做大,跨越发展”成为关键词。为此,双方将加强重大项目合作,构建“一区两园”产业经济发展框架,设立川渝合作特色工业园区,荣昌广富工业园与隆昌玻陶特色产业园资源共享、共同合作。

合作其实已经紧锣密鼓地展开。1月5日,隆昌玻陶特色产业园碧檀陶瓷有限公司展示厅内,陶艺大师刘帝孝正精心创作。而他“陶艺大师”的证书,是由荣昌颁发的。

“我们这边缺乏对陶艺人才的认证机制。”碧檀陶瓷公司董事长陈伟说,由荣昌认证的“大师”加盟,将为公司开发高附加值产品插上翅膀。

不过,荣昌毕竟头顶“中国西部陶都”的光环,毗邻的隆昌如何才能避免“灯下黑”?

“我们选择错位发展。”傅玉清说,在规划中,隆昌将以特色土陶、高端酒瓶为主打产业,带动酒类包装上下游包材产业发展,建设成为全国玻陶特色包装材料产业基地,而荣昌则发展建筑陶瓷、特种陶瓷、卫浴陶瓷等,双方各展所长。除人才互动外,双方还打算共同开展陶瓷产品研发、检验检测、玻陶行业标准制定等,引领中国玻陶产业转型、打造西部特色产业示范标杆。

步子大一点,把包子卖到重庆卖向全国

在当地人眼中,40来岁的曾万林夫妇是典型踏实做事的人。夫妻俩共同经营的四川省万林冷食品有限公司,这些年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

去年底,曾万林决定把步子迈得大一些。离今年元旦还有两天时,曾万林再次前往重庆,和重庆永辉超市相关负责人商定合作细节。如果一切顺利,再过不久,万林公司生产的速冻包子、馒头、水饺、汤圆,就能通过重庆永辉超市,端上重庆人餐桌。曾万林瞄准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契机,“先打入成都、重庆市场,站稳脚跟后,再以成都、重庆为跳板冲向全国市场。”

其实,万林与重庆的互动早已开始。“我们的糯米粉、面粉,都从重庆永川一家公司进货。”曾万林算了笔账,比之前从河南进货运输周期缩短3-4天。往年春节前的生产旺季,公司需要储备糯米粉上千吨,距离拉近后,只需储备100吨左右。

也有困扰。“跨省运输,费用太高。”曾万林举例,同样一吨货物,从公司运到重庆和成都的批发市场,距离分别为130公里和200公里,运到重庆的运费却比到成都还要贵70元。“大宗物流货运,不能直接点对点运输,从重庆发出的货,要先到成都或者南充转一圈,抬高了成本。”

不过,曾万林对前景非常看好。“曾总,今年增长目标是好多哦?”闲谈中,徐世伟随口一问。

“呵呵,还是10%左右嘛。”曾万林报出了心目中的数字,不过马上加了一句,“如果重庆市场发展得好,恐怕20%也不止哦。”

上一篇: 2020年四川实现旅游收入6500亿元 接待国内游客4.3亿人次
下一篇: 2020年四川金融业让利实体经济约300亿元
  • 单位地址:西昌市长安中路80号 联系电话:0834-3222767 电子邮箱:lszjyjbgs@126.com
  • Copyright (c) 2009 giannicycling.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英国日博集团
  • 网站识别码:5134000028 蜀ICP备17042444号-2